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淫荡人妻 > 兄妹換妻

2019-11-16 03:27:33


櫃門打開的一刹那,兄妹倆都呆住了,那情形既尴尬又滑稽。
  劉猛的褲子褪到了膝蓋,手里攥著因充血而漲硬的大雞巴;而站在哥哥面前的劉娜不僅身赤裸,還是正面朝向劉猛,一對圓鼓鼓的奶子和陰毛掩映下的小屄離他不到一尺遠,更要命的是,因爲剛才的激情表演,劉娜的小屄早濕潤了,淫水外溢,挂在
黑黢黢的陰毛上,如晨草上的露珠……
  「哥!你怎麽會在這里?」
  吃驚的劉娜忘了遮掩自己身體的敏感部位,仍舊俏生生地站在哥哥面前。
  劉猛的鼻子里聞到妹妹那溫熱的少婦體香,雞巴又硬了幾分,他讷讷地不知該說什麽,眼睛卻死死地盯著妹妹的奶子和小屄,讓眼睛美餐了一頓冰淇淋。
  白燕光著屁股過來解圍,故作輕松地說:「小娜,你哥沒別的意思,就是想看看你工作的時候是什麽樣子。」
  劉娜驚魂稍定,埋怨道:「那你也不能躲在櫃子里呀,剛才嚇死我了。」
  看到劉娜沒生氣,白燕的心情也放松了,故意開玩笑道:「他倒是想光明正大地看呀,可你讓嗎?」
  劉娜覺得心里不舒服,眼睛盯著哥哥,不相信地問道:「哥,你到底是怎麽
回事?爲啥要偷看我?」
  劉猛不敢跟妹妹對視,低著頭不吭聲。
  白燕勸解道:「男人不都是那個德行嘛,要不然咱這行生意咋做?這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說了,你小的時候,你哥可沒少看你的光身子,現在長大了就一眼也看不得?」
  劉娜恨恨地瞪了哥哥一眼,忽然想起自己還光著屁股,趕緊轉身去穿衣服。
  劉猛從櫃子里出來,手足無措地站在離妹妹挺遠的地方。
  白燕看老公畏畏縮縮的樣子,有點恨鐵不成鋼,只好再次出馬,走到劉娜身邊溫柔地勸慰:「咱們干這行的,還怕男人看咱們的身子啊?既然能讓別的男人看,自己的親哥哥看一眼有什麽大不了的?都是一家人,你就別計較太多了。」
  劉娜不說話,穿好衣服就趕緊離開了。
  樓上樓下三個房間都開始了工作,白燕很快就打開了局面,生意也步入了正軌。
  倒是張豔麗那里生意冷清,因爲顧忌劉猛兩口子,陳斌不敢跟丈母娘搭檔,直接影響了張豔麗的顧客人數。
  吃飯的時候,劉猛還是像做了虧心事似的,離妹妹遠遠的。
  倒是劉娜沒怎麽把剛才的事放在心上,有說有笑的樣子一如往常。
  飯后,白燕找到劉娜,神秘兮兮地說道:「有好多客人想看我和你哥表演夫妻秀。」
  劉娜說:「這很正常啊,我和陳斌也經常表演。」
  白燕不好意思地說道:「可這兩口子在攝像頭前面該怎麽表演,我心里可沒譜。你哥倒是同意了,可他也不知道該怎麽做。我的意思是,要不然你跟陳斌表演的時候,讓我和你哥在旁邊看一場,學習學習。」
  「呀,那怎麽好意思啊!再說了,陳斌也不見得願意……」
  劉娜沒想到嫂子會提這種要求,這可比哥哥偷看嚴重多了,自己的全部隱私都將暴露在哥嫂面前。
  還有陳斌,豈不是也會被嫂子看個精光!
  白燕不以爲然,笑眯眯地說:「你去問問陳斌,我不相信他會不同意。他要是覺得吃虧,我和你哥表演的時候,你們也可以過來觀摩呀,嘻嘻……你也別想太多,咱們不是爲了賺錢嘛?」
  劉娜的腦子有些亂,雖然覺得這樣不妥,可嫂子說得也蠻有道理的。
  她忍不住把這事告訴了陳斌,沒想到陳斌馬上表示同意,那興奮的樣子讓劉娜覺得男人真惡心。
  陳斌看到妻子有些不悅,趕緊解釋:「其實暴露的心理人人都多少有一點,你在網上應該也看到不少這種事兒,有的夫妻就喜歡做愛的時候有人看。」
  劉娜覺得老公說得有理,再想想自己,剛才嫂子說要觀看自己表演夫妻秀的時候,那種異樣的心理刺激也讓自己的小屄頓時濕潤了。
  但她板起面孔呵斥陳斌道:「你別高興得太早,就算我同意哥嫂看咱們,也不會讓你看他們表演的。」
  陳斌一咧嘴:「你說了算喽。」
  劉娜回複了嫂子:「那今晚我和陳斌表演的時候,你們在旁邊看一場吧,注意別過分……」
  「過什麽分?」白燕不解。
  劉娜也不知道自己擔心什麽,不知該如何措辭,支支吾吾地搪塞道:「你倆只能在遠處靜靜地看……別進入鏡頭。」
  「你放心吧。」白燕開心地答應了。
  吃過晚飯,劉猛和白燕早早就來到劉娜的房間,劉娜又羞又氣:「你們來這麽早干嘛?等我和陳斌表演的時候再叫你們也不遲。」
  劉猛知道妹妹讓他看夫妻秀后一直開心得合不攏嘴,聽到妹妹說這話,嘿嘿傻笑地看著劉娜,卻不言語。
  白燕答道:「我們早點來候場,省得你到時候還得去叫我們。你放心,我們就在旁邊看,不礙事的。」
  劉娜無奈,就貼出通告,第一場就是夫妻秀,等湊夠觀衆就把陳斌叫來開始了表演。
  夫妻倆按程序和觀衆的要求,開始寬衣解帶、親吻撫摸。
  劉猛的眼光就一直在妹妹身上打轉,白燕卻總是偷瞄陳斌。
  夫妻前戲的時候,白燕把嘴湊到劉猛耳邊說道:「你看陳斌多細心,舔小娜奶頭的時候那舌頭轉了多少圈啊!你從來沒這麽舔過我,最多揉兩下就算了。」
  「他那不是爲了表演嘛。」劉猛不以爲然。
  「你再看看陳斌現在給小娜舔屄,舔了好長時間了,那舌頭還直往小娜的屄眼兒里捅。你從來沒給我舔過屄,以后跟陳斌學著點兒,女人都喜歡這樣的男人。」
  劉猛一撇嘴:「你能跟小娜比呀?你看我妹妹,那小屄又白又嫩;你那里不但黑乎乎的,還有一股子騷味,哪個男人願意舔?」
  白燕羞惱地在老公胳膊上掐了一把,心里卻很羨慕小姑子能享受到男人如此貼心的服務。
  夫妻做愛的時候,劉猛匍匐著身體湊到近處,眼睛死死地盯著妹妹的小屄,看著妹夫的雞巴一下一下有力地插進拔出,噴濺出的淫水落在臉上也顧不上擦。
  白燕也好奇地湊近來看,眼光也落在了男女的交合部位,心里暗暗比較,陳斌的雞巴比老公的白,雖然稍細一些,但硬度驚人。
  劉娜也注意到哥嫂湊近了,有心讓他們離遠點,苦于正在表演沒法開口。
  陳斌卻覺得更刺激,動作更加劇烈了,讓劉娜沈浸在性快感中,無暇他顧。
  當陳斌將一股股的精液噴射到劉娜的臉上、奶子上,劉娜起身將老公的雞巴含到嘴里溫柔地舔舐干淨,並咽下嘴里的精液,這場激情夫妻秀就圓滿結束了。
  劉猛意猶未盡地吧嗒吧嗒嘴,斜著眼看了白燕一眼,意思是說你從來沒這時候給我清理過雞巴,更沒吃過我的精液。
  白燕不服氣地瞪了老公一眼,似乎是說你也從沒像陳斌這麽溫柔體貼過,還好意思要求我?
  劉娜把陳斌的衣服丟給他,意思是讓他趕緊穿上,然后疲憊地對哥嫂說:「整個過程大致就是這樣,你們表演的時候主要看觀衆怎麽要求,讓人家滿意就行,其他的就自由發揮吧。好了,你們出去吧。」
  兩個人興奮地離去,劉娜白了陳斌一眼:「剛才你可夠賣命的啊,是不是因爲有我嫂子這個大美人在一旁看呀?」
  陳斌嘿嘿一笑,穿上衣服離開了。
  劉娜準備下一場表演,她不知道陳斌偷偷溜到一樓想偷看白燕接下來跟劉猛的夫妻首場秀。
  沒幾天,孔哥上線了,上來就問劉娜,新開的那個房間表演夫妻秀的是什麽人?
  劉娜如實回答是她的哥嫂。
  孔哥迫不及待地說:「那我可得看看,回頭聊。」
  劉娜有些失落,這些天一直盼孔哥上線,沒想到他竟然這麽喜新厭舊。
  半個小時不到,孔哥就回來了,劉娜著急地問他這段時間都干嘛去了。
  孔哥笑道:「怎麽,想我了?」
  「嗯。」
  孔哥打趣道:「你不會是愛上我了吧?」
  劉娜氣樂了:「你想得美!還不是因爲你是我的財神爺嘛。」
  「財神爺這次又給你送錢了,」
  孔哥正色道,「給你安排一個活兒,完成后給你五千美金。」
  「哦,要我怎麽做?」劉娜很感興趣。
  「你哥嫂的表演缺乏激情,而且攝像頭是固定的,好多細節的地方看不到。
我要你們兩口子過去現場指導,拿著攝像頭跟拍,讓我看過瘾了錢就打給你。」
  「啊?這樣不好吧,那畢竟是我哥,多不好意思呀。」劉娜覺得這個要求有些過分。
  「錢不是那麽好掙的,想掙大錢自然要付出些代價,你想好了再回答我。」
  五千美金不是小錢,劉娜抵擋不住錢的誘惑,叫來哥嫂和陳斌商量,那三個人都表示沒問題,劉娜看大勢所趨也就答應了。
  孔哥提出就在劉娜的房間表演,因爲她的攝像頭是高清的。
  劉娜也沒覺得有什麽不妥,同意了。
  孔哥真是爽快人,還沒開始表演就把五千美金打過來了,並且說如果接下來配合得好,讓他滿意還會加錢。
  四個人信心滿滿地開始了。
  打開音響,開大音量,陳斌拿好攝像頭,按照孔哥的要求開始操作。
  劉猛和白燕穿著衣服先親嘴,沒幾下孔哥就表示不滿:「這麽親有什麽感覺?小娜你和老公示范給他們看看。」
  劉娜曾告訴過孔哥自己的小名,也是因爲對方是最重要的客人,爲了互相稱呼方便。
  這時候聽到孔哥的吩咐,便拉過陳斌,兩個人激情互吻起來。
  劉猛和白燕在一旁看著,卻也不得要領,再次親吻時還是沒讓孔哥滿意。
  「這樣示范效果不理想.這樣吧,小娜跟你哥接吻,讓你老公親你嫂子的小
  嘴。」孔哥提出新的建議。
  「孔哥,這可不行,我咋能跟我親哥哥接吻呢?」劉娜毫無心理準備,本能地拒絕。
  「親嘴而已,你教會他就行。我前面說過,配合得好我會再加錢的。」
  劉娜爲難地看著哥哥,沒想到劉猛也正熱切地看著她,那眼神火辣辣的,看得出一百個願意。
  再看陳斌和白燕,兩個人含情脈脈地對視,也是一副蠢蠢欲動的樣子。
  劉娜暗暗歎了口氣,沖哥哥點點頭,仰起小臉,閉上了美眸。
  劉猛大喜,過來就將妹妹死勁地摟進懷里,大嘴毫不猶豫地蓋在了劉娜的櫻桃小嘴上。
  劉娜也下意識地摟住哥哥的后背,嫌他太急色,還在哥哥的腰眼上扭了一把。
  事已至此,劉娜輕啓櫻唇,將哥哥熱辣辣的大舌頭迎進口中,用自己的溫小舌挑逗追逐著劉猛的舌頭。
  沒想到越吻越動情,在哥哥越來越緊的摟抱下,劉娜有些迷失了,兄妹倆津液橫流,吻得迷醉。
  當劉娜神智回歸,推開哥哥,發現陳斌和白燕還在忘情地擁吻著,她氣惱在陳斌肩上拍了一下,才驚醒了夢中人。
  孔哥很滿意,讓白燕兩口子再親嘴,並且評價說確實比剛才強多了。
  接下來讓劉猛親白燕的乳房,劉猛的動作笨拙又生疏,孔哥笑了:「小娜,看來你哥需要學習的東西還很多呢。讓你老公親你嫂子另一邊的乳房,讓你哥近距離地好好觀摩一下。」
  陳斌聞言暗喜,用目光征詢劉娜的意見。
  見劉娜不置可否,劉猛挪動身體給妹夫騰出地方,白燕含羞地看著他,陳斌馬上匍匐過去,張嘴含住嫂子的一個奶頭,細細品咂起來。
  劉猛在一旁看著妹夫親吻自己老婆的乳房,照葫蘆畫瓢地學著。
  孔哥還是不滿意:「男人親的時候,女人要告訴他自己的感受,力度和位置才好把握。這樣吧,讓你哥親你的奶子,你現場指導他。」
  劉娜沒有拒絕,既然都親過嘴了,親一下乳房就覺得沒啥關系了。
  劉猛像狗一樣爬過來拱進妹妹的懷里,大嘴叼住妹妹的奶頭就使勁嘬吸。
  劉娜疼得「嘶」倒吸一口涼氣,把奶頭從哥哥嘴里拽出來,嗔道:「你想把我奶頭咬下來啊?輕點兒懂不懂。」
  劉猛點頭不叠,再次湊近妹妹的乳房,伸舌頭輕輕地舔舐妹妹的奶頭。
  在哥哥的親吻下,劉娜覺得乳房那里傳來了強烈的快感,這是跟她的乳房親密接觸的第二個男人,而且是從小看著自己長大的親哥哥,心理刺激也是很強烈的。
  到了前戲的最后一步,也就是夫妻相互口交的環節,劉猛的眼睛卻直盯著妹,沒對白燕采取任何行動。
  孔哥哈哈大笑:「看來你哥哥連這個都不會,等著你教呢。小娜,那就再辛苦你一下喽,教會你哥,以后你嫂子也享福了。」
  「讓陳斌親我下面,我哥只是看著,行不行?」劉娜真的難以接受哥哥舔她的屄。
  「我沒說讓你哥舔啊,是不是你自己心里這樣想才會說這話?」孔哥逗她。
  「孔哥,你可真壞透了。」劉娜羞惱地嗔道。
  脫光了下身,陳斌過來趴在劉娜腿間開始爲她口交,劉猛在一旁仔細觀瞧,頻咽干唾。
  孔哥忽然說道:「你哥看得很仔細啊,學習態度很認真,不過光看不練可不行,讓你哥也這樣舔幾下。」
  沒等劉娜開口說話,劉猛就猛然上前,張嘴就親上了妹妹的小屄。
  「呀!」劉娜吃了一驚,屄里卻忽然冒出一股子淫水。
  劉猛毫不客氣地吸進嘴里,還吧嗒了幾下嘴,似乎味道很不錯的樣子。
  劉娜氣急:「孔哥,你怎麽這樣?太過分了!」
  孔哥狡辯:「我沒說讓你哥親你下面,我的意思是讓他親他老婆去。既然已經這樣了,就將錯就錯,你教教他呗。」
  見哥哥舔得津津有味,劉娜也認命地張大雙腿,讓哥哥大快朵頤。
  孔哥繼續說道:「你老公也別閑著,讓他去舔你嫂子的屄吧。這樣才公平,不是嗎?」
  白燕聞言,自己脫光下身,張開雙腿躺了下去,一副待宰的羔羊模樣。
  陳斌也不客氣,過去將頭湊到嫂子的陰部,伸出舌頭溫柔地親吻著白燕的小屄。
  兩個女人一起嬌喘起來,劉娜覺得哥哥雖然動作有些粗魯,卻別有一番滋味,她忍不住出聲指點:「哥,用嘴吸妹妹屄上面的那個小芽,用舌頭舔它,那樣最舒服了。」
  白燕也忍不住誇獎陳斌:「妹夫,你真會舔,真羨慕妹妹能天天享受你這樣的服務,不枉做一回女人。」
  孔哥見這兩對都進入了狀態,趁熱打鐵道:「干脆你們兩對一塊兒表演夫妻秀吧,我加錢。」
  其實床上的四個人現在都已情動如火,聞言也不推辭,馬上開始了行動。
  陳斌剛從白燕胯間離開,劉猛就過來將已經鐵硬的大雞巴插進了老婆的屄里。
  陳斌戀戀不舍地看了白燕一眼,只好去肏自己的媳婦。
  孔哥再次發號施令:「你們兩對離近些,這樣可以一邊肏自己的老婆一邊摸旁邊的女人,雙重享受呀。」
  男人搬動女人的身體,兩對幾乎貼在一起,一邊肏一邊摸別的女人,那感覺就是不一樣。
  女人此時沈浸在性快感中,云里霧里的,也沒拒絕。
  當兩個女人按孔哥的吩咐並排跪在床上,兩個男人從她們身后肏弄時,孔哥忽然顫抖的聲音低聲說:「你倆換著插一下吧。」

  母子亂倫
  兩個男人聞言大喜,互看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神中看懂了彼此心思。
陳斌抽出雞巴,身體撤到旁邊,劉猛毫不客氣地過來就將濕漉漉的大雞巴插進了妹妹的屄里。
  劉娜忽然覺得屄里一空,然后一根又粗又燙的大雞巴捅了進來,這不是陳斌的雞巴,她吃驚地回頭一看,是哥哥正在肏她。
  她羞惱地叫道:「哥,你怎麽搞偷襲啊?我還沒同意呢。」
  劉猛一邊發力猛肏,一邊說道:「是孔哥讓我們換的,你別怪我。」
  劉娜還是覺得心里不舒服,強辯道:「那你也該戴套啊。」
  孔哥笑道:「不就是怕懷孕嗎?等快射精的時候再換回來不就行了?」
  劉娜氣憤地說道:「孔哥,沒你這樣的,太過分了!」
  「不就是換妻嗎?有啥大驚小怪的?這樣吧,我再給你五千美金總可以了吧。」
  木已成舟,劉娜知道再拒絕也沒意義了。
  自己小屄迎來了人生之中的第二根雞巴,卻是自己親哥哥的,這根雞巴比老公的粗,力度也大,把自己的陰塞得滿滿的,和老公相比別有一番滋味。
  劉娜破罐子破摔,也不由自主地迎合著哥哥的抽插,屁股扭擺著晃動起來。
  陳斌也來到白燕的身后,用自己的雞巴磨蹭著白燕濕漉漉的陰唇。
  白燕回頭看了他一眼,那眼神要多淫蕩有多淫蕩,接著晃動了一下屁股,似乎在召喚妹夫趕緊插進來。
  陳斌心里暗喜,雞巴再也按捺不住,噗滋一聲就插進了嫂子的屄里。
  第一次交換性伴,四個人都嘗到了異樣的刺激,欲火持續燃燒著,半個小時都沒停歇。
  姿勢已經換了好幾種,都迷失在了性的快樂之中。
  還是劉娜的理智恢複得快些,她悄聲問劉猛:「哥,你快射了嗎?要是快了就趕緊換回來,你射到嫂子里面,我可不能給自己生個小侄子。」
  劉猛呵呵一笑,跟陳斌交換了位置,最后將精液噴進了老婆的屄里。
  云散雨歇,劉娜看到自己的帳戶上多出的五千美金,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跟親哥哥怎麽這麽快就發生了亂倫關系,她一點都回憶不起來,似乎是順理成章的事,都怪剛才的氣氛太淫靡了,自己的腦子也不清醒。
  劉猛和白燕穿好衣服離開了,劉娜還是躺在床上不想動,連胯間流淌的精液都懶得擦。
  她忽然覺得很累,吩咐陳斌關了電腦,今天不做生意了,就這麽睡了。
  第二天晚上,當孔哥再次提出讓劉娜玩昨天的遊戲時,劉娜恨恨地說道:「孔哥,你簡直就是個魔鬼,把我一步步往地獄里領。」
  孔哥不以爲然:「昨天的事后悔了?其實現在換妻是很時興的新潮活動,很多人在玩這個,而且樂此不疲。至于說讓親哥肏了,肏了就肏了,也沒啥損失,相反兩個人都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樂,你該感謝我才對。現在亂倫的人多了去了,還有跟自己爹媽亂倫的,兄妹亂倫算什麽?」
  多大的事在孔哥嘴里都是那麽輕描淡寫。
  劉娜無言以對,卻難過自己心里這一關,但想想昨天到手的那一萬美金,心里才稍微平衡了一些。
  孔哥知道劉娜不會真的拒絕,加碼道:「今天你們玩昨天的遊戲,我再給你們三千美金,怎麽樣?已經有過一回了,就算以后再也不干也回不到從前了,還不如接著玩下去,又掙錢又快活。」
  「那我也得跟他們三個商量商量吧。」劉娜無奈地歎口氣。
  「他們仨肯定同意,現在像你這樣死心眼的人不多了,你該學學他們,想得開才能快樂。」
  劉娜真佩服孔哥的口才,教人學壞還這麽振振有詞。
  她不想跟孔哥把關系弄僵,同時自己也對昨天的遊戲並不是真的反感,無非是發生得太突然,讓她一下子難以全部接受而已。
  劉娜把孔哥的意思跟自己老公還有哥嫂一說,果然大夥都同意。
  劉娜心里也不知是啥滋味,總覺得事情發展下去有些脫軌的感覺。
  當晚在劉娜的房間大床上,孔哥作爲導演再次指導他們演了一出精彩的活春宮。
  四個人上床后就互換了角色,劉猛和妹妹成了一對,陳斌自然就把嫂子摟進了懷里。
  孔哥讓男人先把自己脫光再給女人脫衣服,劉猛一件件脫掉妹妹的外衣和內衣內褲,看著親妹妹在自己懷里一點點展露出鮮嫩的女體全貌,劉猛覺得讓老婆參加裸聊真是英明的抉擇,不然自己哪能有機會肏到親妹妹的小嫩屄呢?
  劉猛扭頭一看陳斌已經把白燕剝成了一直小白羊,陳斌正趴在她胯間爲她口交,白燕自己摸揉著奶子,閉著眼睛發出陶醉的呻吟。
  劉猛不由得暗罵女人都是騷貨,就連自己的親妹妹才讓自己肏了一次,現在就心甘情願地任自己玩弄,他也鑽進劉娜的大腿中間開始給妹妹舔屄。
  妹妹的小嫩屄鮮美可口,他是真心喜歡這個小寶貝,怎麽舔都不夠。
  兩個男人正在埋頭苦干的時候,孔哥的聲音從音箱里傳來:「不能光讓男人爲女人服務吧?小娜和你嫂子也該給男人吃雞巴了。」
  兩個男人聞言心喜,站起身將雞巴湊到女人嘴邊。
  白燕伸手握住陳斌的雞巴,嬌媚地看了他一眼,張嘴就含住了妹夫的龜頭。
  劉娜看到這一幕,心里泛起一股醋意,報複性地伸出粉嫩的小香舌輕舔哥哥的雞巴頭子。
  萬事開頭難,接下來兩個女人使出渾身解數,吞含裹吮,把兩個男人伺候得發出難抑的粗喘。
  四個人都沒注意到,門口響起輕微的腳步聲,一個人悄悄來到門口往里偷窺。
  沒錯,來的人正是張豔麗,這些天她一直沒什麽生意,自從兒子過來后跟女婿也沒機會親熱,把這個老騷貨煎熬得夠嗆。
  今天在自己房間等半天,一個顧客都沒有,她就出來想去女兒房間聊聊天散散心。
  沒想到還沒到門口就聽到里面傳來令人臉紅心跳的聲音,看來女兒正在表演,她忽然覺得一陣興奮,胯間馬上濕潤了,偷窺的念頭瞬間無法克制,就蹑手蹑腳地來到女兒房門前,將虛掩的房門推開一條縫兒,睜大雙眼向里觀瞧。
  剛看了一眼,張豔麗就驚呆了,兒媳婦正津津有味地給女婿吃雞巴,旁邊是自己的女兒在爲兒子口交。
  她以爲自己看錯了,揉了揉眼睛認真地辨別,確定沒看錯,她頓時傻眼了。
  張豔麗怎麽也想不明白,這才幾天的功夫啊,怎麽就亂成了這個樣子?
女婿和兒媳婦發生關系還能理解,可自己的一雙兒女怎麽會搞在一起?
  她忍不住想推門進去問個明白,手剛搭到門把手上,又停住了。
  見四個人玩得正歡,看來都是心甘情願的……暗想人家老公都不管,自己一個長輩去管這種事情合適嗎?
  猶豫了一下,她決定繼續偷看,心里還抱有僥幸心理:「也許四個人是爲賺錢,假戲真做地親親雞巴而已,不會真的性交的。」
穩下心神,張豔麗目不轉睛地繼續偷看下去。
  兒子的大雞巴她還是第一次看到,沒想到那麽粗,比她經曆過的那些男人都粗,龜頭碩大,在女兒紅唇間出沒的樣子既淫靡又驚心動魄。
  這才是標準的男性生殖器,粗黑有力,插到哪個女人的屄里不得把她爽死?
跟旁邊女婿那根細長白皙的雞巴相比,對女人的誘惑更有沖擊力。
  女婿的雞巴自己已經領教過了,要是兒子這根雞巴插到自己的老騷屄里,肯定會把自己的屄洞兒塞得滿滿當當,屄眼兒撐得更大。
  想到這兒,屄里的浪水就一股股地往外冒,老騷屄發燙,癢得難受。
  張豔麗的手忍不住伸到褲裆里,使勁地摳挖自己的浪屄。
  再看女兒吃她哥哥雞巴的樣子是那麽迷醉銷魂,似乎在吃一根美味無比的冰淇淋,張豔麗竟然有一種羨慕嫉妒恨的心理,她恨不得自己就是女兒,也盡情地嘗嘗兒子雞巴的味道。
  既不想讓它發生又渴望它發生的事情終于還是在張豔麗眼前發生了,劉猛的雞巴被女人刺激得漲硬無比,就推倒爲自己口交的女人,怒挺的大雞巴毫不遲疑地插進了妹妹的陰道。
  張豔麗的眼睛都瞪圓了,兒子和女兒終于還是亂倫了,可她卻不想進去阻止了,她只覺得渾身發軟,小屄滾燙,騷癢無比,她的手使勁地摳挖自己的騷屄,拼命壓抑自己難耐的喘息聲,狂熱地盯著房間里香豔無比的活春宮。
  房間里的戰斗非常激烈,張豔麗的手也越動越快,幾乎把整只手都塞到了屄里。
  當女兒翻身騎到兒子身上,用「觀音坐蓮」的姿勢套弄親哥哥的大雞巴時,張豔麗的高潮也來到了。
  這次性高潮是那麽強烈,淫水混合著失控的尿液像擰開了消防水龍頭,劇烈噴射出來,把褲裆整個濕透了。
  與此同時,張豔麗嘴里發出一聲悠長的呻吟,兩腿一軟,癱在了地上。
  可把房間里的四個人嚇得不輕,劉娜顫聲問:「誰?」
  門口沒人搭腔,只有一聲聲的喘息。
  孔哥興奮的聲音從音箱里傳來:「肯定是你媽,快去把她請進來。」
  劉娜恍然,顧不得穿衣服,光著屁股從哥哥身上下來,來到門口拉開門一看,可不是媽媽嗎,萎頓在地上,臉紅似火,一只手還插在褲裆里。
  「媽,你怎麽在這兒呀,你這是怎麽了?」
  張豔麗羞愧得無地自容,低著頭不敢吭聲。
  劉娜把母親攙扶起來,正不知該怎麽辦的時候,孔哥的聲音響起:「快把你媽攙進來呀。」
  孔哥的聲音似乎有一種魔力,劉娜沒多想就把張豔麗攙進了房間。
  床上的三個人傻傻地看著張豔麗,都不知道該說什麽。
  劉娜把母親攙到床邊坐下,孔哥說道:「這幾天咱們光顧著自己樂呵,忘了你媽了,真該死。這怪我,也怪你們四個做晚輩的不懂得孝順啊。接下來咱們要補償她,讓她也享受到跟你們一樣的快樂。小娜,你們四個都光著,可你媽還穿著衣服,我看還是讓你老公盡一下孝心,給你媽脫了衣服吧。」
  大夥兒都愣了,劉猛奇怪地看著妹夫,不知道孔哥爲什麽會下這道命令。
  張豔麗也搖著頭說:「不,不行……」
  劉娜爲難地看著攝像頭,陳斌低著頭也不敢有任何行動,氣氛一下子僵住了。
  孔哥輕松的語氣說道:「小娜,讓你老公給你媽脫衣服很爲難嗎?以前脫過那麽多次,這次怎麽就不行了呢?」
  「我哥嫂在呢……」劉娜說得有氣無力。
  「你們現在都這個樣子了,還顧忌這個?哦,你沒把你媽和你老公的事告訴你哥?沒關系,現在知道也不晚,你哥也不會有啥意見的,是不是?」
  劉猛心里正翻江倒海,孔哥的話讓他似乎明白了點什麽,看來妹夫跟媽早就有關系了,而且妹妹也知道內情,只是瞞著自己而已。
  如果自己較真,接下來的局面將很難堪。
  看著母親高潮后慵懶的樣子,濕漉漉的褲裆散發出的熱騷氣息直往鼻子里鑽,劉猛忽然對母親有了強烈的性興趣,他也想嘗嘗眼前這個美婦的滋味。
  于是,劉猛顫抖的聲音說道:「我沒意見……讓我媽也參與進來吧。」
  陳斌還是不敢動,眼睛看看劉猛,再看看劉娜,猶豫不決。
  劉猛鼓起勇氣,對妹夫說:「陳斌,聽孔哥的吧……來,我幫你一起給我媽脫衣服。」
  說著過來就解張豔麗的睡衣紐扣。
  陳斌這才釋然,也過來脫丈母娘的睡褲。
  張豔麗想拒絕,張了張嘴,卻說不出話來,想伸手去阻止兩個男人的侵犯,手卻沒力氣擡起來。
  她用求救的目光看向女兒,卻發現劉娜把她交給兩個男人后,徑自躲到一邊了。
  高潮后的身體很敏感,兩個男人給她脫睡衣睡褲的過程中,不可避免地會碰到她身體的敏感部位,這讓張豔麗的身體不停地顫抖,當陳斌脫她那條濕得不像樣子的蕾絲小內褲時,她屄里的淫水又呼的冒出來一股子。
  劉猛的眼睛使勁盯著母親的陰部,耳畔卻傳來孔哥的聲音:「沒想到你媽穿這麽性感的內褲吧?沒看過你媽的騷屄吧?這下你有眼福了,好好看看把你生出來的屄到底長什麽樣子!不是每個男人都有這樣的機會的。」
  這話讓張豔麗羞臊無比,也讓劉猛激動得夠嗆,連白燕都過來湊熱鬧,看了一眼后在老公耳邊說:「你媽可真夠騷的,下面跟發大水似的,屄眼子都張開了。」
  孔哥說道:「看來你媽真是騷得不行了,再不讓她過過瘾,恐怕會瘋掉的。
  這個任務還是交給小娜的老公吧,快用大雞巴使勁肏她!「
  陳斌早就在等待命令,此時也不再遲疑,蹲在丈母娘胯間,分開她的雙腿,把雞巴一下子插了進去。
  張豔麗空虛寂寞的陰道終于迎來渴盼已久的恩物,舒服得大聲呻吟起來。
  劉娜一聲驚叫:「哎呀,陳斌,你還沒戴套呢。」
  孔哥說道:「不用戴了,你哥肏你都沒戴套,你老公跟你媽又沒血緣關系,更不用戴了。」
  劉娜不吭聲了,是啊,自己讓親哥哥肏屄的時候都沒戴套,有什麽理由非讓老公戴呢?
  「小娜的哥哥也別閑著,摸你媽的奶子,給她助興。」孔哥趁熱打鐵。
  劉猛眼里放光,一雙手馬上摸到張豔麗的奶子上,貪婪地揉搓起來。
  張豔麗徹底迷醉了,她閉上眼睛,盡情享受著男人的玩弄。
  孔哥興奮地說:「跟你媽親個嘴吧。」
  劉猛臉上出現驚喜交加的表情,趕緊俯下身子,張嘴吻住媽媽的雙唇。
  張豔麗像是著了魔,不但沒拒絕兒子的非禮,還張開嘴跟兒子熱吻起來,手下意識地摸到兒子胯間,找到那根粗大的雞巴就捋搓套弄起來。
  「看來你媽真是饞雞巴了,一根雞巴根本滿足不了她既然這樣,小娜的哥哥干脆好人做到底,把雞巴喂到你媽的嘴里讓她好好解解饞吧。」
  媽媽手上的功夫很好,摸得他的雞巴很舒服,劉猛正得意自己有意外的收獲時聽到孔哥的命令,正中下懷,馬上起身蹲到媽媽臉邊,把粗黑漲硬的大屌伸向媽媽紅豔豔的嘴巴。
  張豔麗感到有一根滾燙的大雞巴往嘴里拱,根本就沒多想,習慣地張開嘴巴含住了它。
  剛肏過自己女兒的雞巴上有一股子騷味,卻讓她覺得更加刺激,情不自禁地舔吮裹吸起來。
  劉猛沒想到媽媽的口活兒這麽好,雞巴在她嘴里如魚得水,張豔麗的嘴唇裹緊陰莖的柱體,舌頭瘋狂地舔舐龜頭,用力吸吮雞巴的時候腮幫子都癟了兩個大坑……
  劉猛的雞巴漲硬到了極限,他忍不住跨到媽媽脖子上,將媽媽的嘴當成女人的小屄,快速抽插起來。
  張豔麗不以爲忤,任兒子的雞巴在自己嘴里進進出出,有幾次插得深了,她干嘔了幾下,卻沒有任何不悅的表示。
  孔哥激動的聲音傳來:「看來小娜的哥哥也受不了啦,那你就替你妹夫一下,好好過過瘾吧。」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淫荡人妻

淫荡人妻
点击:1407-0702:36朋友的妻1
点击:7807-0601:49【小青的韵事】(全)
点击:706-2303:05彩券行熟女
点击:22812-2501:31神父怪怪的
点击:2107-0502:56还真的是嫩的好
点击:2107-0202:36换妻的乐趣
点击:1507-0102:26今晚老婆别人的
点击:1206-3001:02第十一章绿帽风云
点击:26604-0816:05[人妻熟妇] 色的成长(莱茵梦)
点击:1807-0202:34我与女同事人妻偷情的真实故事
点击:6506-1400:32女運動員的特殊訓練
点击:1707-0102:24我终于进入了朋友之妻的身体
点击:1307-0702:36大嫂你真好1
点击:1507-0502:54上了年轻美丽的越南老板娘
点击:1006-0700:43约炮经历的前三甲哦
点击:2007-0202:35替美丽怀孕少妇修电脑修到上床
点击:24202-2001:27寄宿的阿姨悄悄為我口交
点击:2307-0102:21我干了邻居的老婆
点击:2307-0502:55我的博士老婆
点击:2007-0402:23我和同学妈妈真挚的爱情
点击:9812-0100:12男科女醫師的調教(二)
点击:2707-0202:35老婆主导的夫妻交换派对
点击:1607-0402:24少妇的打工和性爱过程
点击:4902-0720:46[人妻乱伦] 大意妈妈
点击:1507-0102:28交换
点击:24412-2700:16大學後在外租屋的豔遇
点击:1407-0702:35别人妻子的诱惑1
点击:2107-0502:55饿狼似虎的姨妈
点击:807-0402:24漂亮的大嫂1
点击:1707-0402:25淫贱妻媛媛1
兄妹換妻,快玩 风色轨迹,快玩波动少女下载,快玩成人h小游戏,快玩成人小游戏,快玩成人游戏
快玩 风色轨迹-激情快玩 风色轨迹影院,激情快玩 风色轨迹视频电影天堂,激情快玩 风色轨迹伦理片在线观看 快玩 风色轨迹今日更新在线视频 无需安装播放器,支持手机,平板。
TOP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