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公公泡儿媳

2020-07-05 02:46:20


快接近中午,赵亮亮打电话说不回来了吃午饭了,还说,下午继续在单位值班。
  接电话的是他的爸爸老赵。老赵听到儿子的电话,心里个舒服啊,心想,不会来才好呢。你不回来,我把你妈支出去,我就有机会啦,你媳妇我就可以泡泡啦。
  中午,除赵亮亮外,一家三口愉快的吃了顿中午。
  虽然赵亮亮不回来,但是饭菜还是做得很丰盛,刘丽做的是十菜一汤,本来是等着赵亮亮回来一起过小年的,可是他突然打电话说不回来了,这时刘丽的饭菜都做的差不多了。
  面对这么丰盛的菜肴,不喝点酒好像对不起这个菜啊!
  婆婆刘丽主动说,老赵啊,今天是小年,你喝点酒吧。儿子不回来陪你,我和儿媳媛媛陪你,一样是开开心心过个年吗。
  老赵高兴的不得了,他笑哈哈的说,好的,好的,我来陪你们婆媳俩吧。
  三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喝了起来。
  媛媛是个懂事的孩子,门面杯酒喝过后,她主动端杯敬公公、婆婆,还说:“感谢爸妈对亮亮和媛媛的关照,祝爸爸妈妈工作顺利,身体健康,万事如意!”说完一饮而尽。
  老赵和刘丽开心的不得了,回敬儿媳,一个说:“祝媛媛工作顺利,今年心想事成!”一个说:“今年二十,明年十八!”
  人吗,喝到高兴的时候就是酒后吐真言了。这不,刘丽问起了童媛媛,“媛媛,什么时候给我们生个胖小子啊,我们也想抱抱孙子了。”
  老赵接着说:“是的,有个孙子就热闹多了。”
  童媛媛脸一红,笑嘻嘻地说:“我和亮亮商量过了,因为现在分居两地,现在要是有个孩子很不方便,等将来到一起的时候再考虑造人计划。”
  老赵夫妻俩听了张大了嘴巴:“什么?”
  童媛媛一看他们这个样子,马上改口说:“还是看情况吧,也可能提前实施计划。”
  刘丽忙接着说:“就是,就是,最后今年见喜就好了。”
  童媛媛很会说话:“爸妈,你们放心,我争取让你们早点抱孙子,好了吧!”
  老赵说,好,这还差不多。
  饭后,刘丽问媛媛要不要上街逛逛,媛媛说,街上也没有什么好看的了,就不去了,想休息一会儿。
  刘丽也就算了,拉着老赵进了自己的卧室。老夫妻俩在房里也睡了。
  刚躺下不久,刘丽的手机唱个不停,刘丽打开一看,是老对子的,打麻将。
  今年,童媛媛回来过年,刘丽早早就和她的“麻友”打招呼,今年过年儿媳回来,你们就不要找我了。
  过大年的前几天还真没有人找她。今天她的麻友是三缺一,所以不得已才打电话过来的。也巧了,今天没有事,刘丽就同意了。
  老赵听到发话了:“这打麻将到底有啥好的,你看麻将馆里白天是人,黑夜还有人。”
  “老赵,你不知道,这东西跟吸大烟一样。打上一两回就上瘾了,轻易是曲不利手的,戒也怕是轻易戒不了的。”
  老赵口是心非地说:“今个就不打了,媳妇在家,再天打吧。”
  “哦,我都答应人家了,我去了,早点回来吧。”刘丽一边说,一边穿好衣服,和老赵说了声,看童媛媛的门关了,就没有和她招呼,轻轻地开门出去了。
  刘丽走后,老赵想起了隔壁房间的儿媳童媛媛。
  今天中午吃饭时,家里的暖气开得大大的,儿媳吃饭时,便退掉了外套,老赵俯视下去,媛媛上身穿着一件粉红的领口很低小吊带衫,一双白白嫩嫩的手臂及她那双肩下面的一部分白白晃晃的胸部,都在鼓外面,显得格外的耀眼夺目。那粉红的吊带衫,既紧身又很短,又是薄薄的,透过那薄薄的吊带衫,儿媳媛媛那胸脯胀鼓鼓的一双大**,骄傲地高挺在胸部前,更显凸出。又由于那粉红的吊带衫上开口较低,刚刚遮住胸部,仔细看上去可清楚地看见那明显的**,使她穿着的红色的胸罩也是要呼之欲出的样子。在她移动身体向前微微弯腰时,一双大**不停地起伏,轻轻颤动;还可看见那部分露在外的白白嫩嫩乳、房。
  那粉红的吊带衫刚刚到她的腰部,在她穿着高跟鞋扭着迷人的身躯走动时,有时还会露出她那雪白的肚皮和肚脐眼。
  紧身的吊带衫紧紧地包裹着身体,充分显示出她那柔若无骨的腰部。
  下身穿着一件低得不能再低的白色牛仔裤,象是仅仅只挂在她宽大的臀部上,紧紧地包裹着她那绷得紧紧的圆臀以及修长白皙的**。也有让人觉得那裤子有隋时要掉下来似的。
  这身的打扮,老赵可真是很难得看到这样穿着的。
  睡着床上,想得老赵是血脉贲张,老二慢慢翘得半天高了。
  再说,童媛媛喝了一杯茶叶水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起这几天与丈夫的柔情蜜意,缠绵绯恻,看着自己高耸胸脯,虽然穿着睡衣,却遮不住那坚挺硕大无朋的房房,粉色的**,艳红柔嫩的乳、头像葡萄一样。闻到了自己身上阵阵的肌香,不由心神一荡,把手伸进了睡衣,左手轻轻捻着自已柔嫩的乳、头,右手在自己浑圆挺直的玉、腿上一阵摩娑之后,开始用手指挑弄着自已娇嫩的肉、瓣,口中发出轻微呻吟……正在童媛媛迷迷糊糊之时,只听房门“吱”的一声轻轻被打开了,一个男人径直走到床前,只见这个男人双手隔着睡衣抚摸着童媛媛成熟的肉、体,紧接着两手伸进睡衣,手指夹住她那已经胀大的柔嫩的乳、头,大力的搓揉着那对坚挺弹性十足的房房。
  童媛媛本已沉溺于自我安慰的忘我境界中,忽然之间有一个男人来搓揉轻薄,愈发**高涨。他当然知道这个男人是谁。
  那男人见这样,淫心更炽,发出一声低吼,愤怒的大**已快要把裤裆撑破了。他马上把房门锁上,立即跳上了柔软的大床,脱光了两人的衣服,双手紧紧地搂住了童媛媛,贪婪地在她的嫩滑嫩的肌肤上一寸一寸的抚摸着。
  男人的嘴唇,也移到了童媛媛的樱桃小口,把她的舌头狠狠的吸出来,不停的挑弄吮吸,像在品尝一道美味的佳肴,童媛媛也没闲着,不仅双手紧紧地抱着对方,而还任由对方的舌头侵入自已的口腔游走探索。

  在这大白天里,两条**裸的身体,不断的蠕动,男人那粗大流圆滚的大**,在童媛媛娇嫩的阴阴上下不停摩擦着,**的爱水越来越多,连床单都沾上了好许。
  这时,男人的嘴唇从童媛媛的小口上移开,沿着她那美丽的脸庞一路吻下来,她美丽的眉毛、眼睛,慢慢地吻到她那坚挺硕大的酥、胸。
  他细细地舔着她两颗涨大艳红的乳、头,不时用舌头在**周围打滚,时而又用牙齿轻咬乳、头,或吮或吸,不断挑弄。
  在品尝了童媛媛两颗乳、头的美味后,男人沿着往下舔。在肚脐眼舔了一阵之后,男人把童媛媛的的玉、腿分开,只见那令男人神往的地方,已然是汪洋一片。两片滑润的阴阴,好像两朵含苞的花瓣若隐若现地一张一闭着,上面的**早已经充血凸起,阴埠上的细长的毛毛,黑油油地长在**上就如同地上种植了毛茸茸的草皮一样,因为爱水的关系,卷卷弯弯地遮盖在**的外面。
  男人的中指缓缓地没入童媛媛湿热的**。“好紧。”男人不由得赞了一声,同时男人用拇指抚弄着**。
  “啊,嗯……”童媛媛发出兴奋无比的呻吟。随着男人手指不断的**,她的胸前一双**也不停的跳动。
  过了一阵子,男人拔出手指,上面附着童媛媛透明,粘滑的**,看起来好像是由于在水中浸泡了太久一般,看起来皱皱的。却见男人嗅了嗅,闻着**的味道,身下的**已像巨无霸一样。
  男人把手指伸到童媛媛的的嘴里,让她张口含着,用舌头舔食自己的**。这时男人换了个姿势,男下女上,变成了69式,大**刚好对着童媛媛嫩红的樱桃小口,童媛媛渐渐的张开了眼,见呈现在眼前的凶猛无比的大**时,不禁是又爱又怕,竟张开湿洛洛的双唇,将巨大的龟、头含入口中,用舌头不停的上下舔着,那男人亢奋不已,低呼一声,竟将她的樱桃小口当成桃花洞,不停地**起来……而另一边,男人的动作也并没有停止。他伸长舌头,仔细的在童媛媛被茸茸芳草覆盖的神秘地带仔细的舔弄着,舔了好一会儿,男人一口**了阴阴顶端早已充血的**。由于上下均受到了男人越来越强烈的刺激,童媛媛**高涨,血脉贲张,香汗淋漓,双眼紧闭双手紧紧抱住了男人的屁屁,任凭**直插喉咙。
  这时,只见男人把阴阴向两边撩开,把舌头伸了进去,狠狠舐着早已泛滥的**,饥渴地吮吸着**里面的甘泉。
  男人突然从童媛媛的口中拔出满是唾液的**,换了个姿势,分开童媛媛的一双玉腿,用手握**,巨大的头头抵住了**口,朝稚嫩的舔着塞了进去。
  也许是由于太大了,这时,童媛媛感到了**一阵剧痛,神志一清,从高亢的情欲中醒了过来,慢慢地张开了眼睛。
  她低下头一看,头头已经完全进入,她奋力挣扎,惊叫道:“你、你、爸,爸,好舒服”,原来那男人正是童媛媛的公公老赵。
  老赵见童媛媛清醒过来,赶紧用粗壮的身躯压住。两手抓住她的手,使她动弹不得,“你一回来,我就很想干你,今天真是天赐良机,这样干起来几刺激又爽快”。
  老赵说着,腰部一顶,只听“滋”一声,他的大**又进了一截,然后慢慢的向后抽出一点,又狠狠一插,凶猛的巨棒已经完完全全的塞进童媛媛粉嫩的**。
  “真是**的过瘾。”男人兴奋的说。
  “哦,要…快…”巨大坚硬而滚烫的**在童媛媛紧缩的**里来回冲刺,大腿间充满了压迫感。
  童媛媛开始不规则的呼吸,巨大的**碰到子宫壁上,强烈的刺激从下腹部一波波涌来。
  她吃惊的发现从子宫竟使自已产生了莫名的性亢奋,自己也不敢相信**下的**有这样强烈的快感,感到很恐惧,但她公公的大**就像一根巨大的铁杵一**着,使她的脑神经麻痹,一片空白,只能本能地接纳公公越来越激烈的**。
  随着**的加快,童媛媛的快感也跟着迅速膨胀,那一丝本有的恐惧已经不见了,紧紧的抱住了公公壮硕的身体。
  老赵这时露出了笑容,他把头伏下去,用口含着童媛媛胀大的乳、头,一拉一放,时而用牙咬。而那坚挺的**也随之跳动……大**直进直出,塞得童媛媛好不痛快,阴阴的嫩肉也被翻了开来,带出了泛滥的爱水。
  童媛媛此时已处于情欲的**,不停地扭动浑圆雪白的大屁屁,而她的公公的手也没闲着,不断的搓揉她胸前坚挺肥硕的房房。
  老赵忽然停了下来,拔出**,把童媛媛的身子反转过来,让她跪在床上,浑圆的肥硕雪白的大屁屁颤颤的高高翘起,公公一把扶着童媛媛的**,一手握住大**,对准温润的**口,“滋滋”一下,自后面向钉子一样钉了进去。
  “啊……”童媛媛极度兴奋。
  童媛媛像只小母狗般趴在床上,公公像公猪般压在童媛媛雪白滑腻的背上,大**深深的塞入。
  由于是从背后干,每一次似乎都有已插到了子宫壁,童媛媛淫、乱的叫声一下比一下响,使空气中充满了淫、靡的气氛。
  童媛媛的神秘地带在公公的面前毫无保留的展露出来,被公公尽情的享用。
  公公的手从童媛媛的身下伸过去,握住了她的坚挺肥硕粉嫩的大**,手指夹住艳红的乳、头毫不怜惜的搓揉着,洁白坚挺肥硕的雪白大**上面满是手的印痕。
  因为鲜红粉嫩的奶头被公公的手指掐捻着,童媛媛发出痛苦而又极度满足的淫、**声,身体随着公公的**而不停颤动,浑圆粉嫩的雪白大屁屁迎合着一抬一抬。
  公公时而停下,时而**,令得童媛媛获得了极大的满足,终于发出了:“爸爸,别停,快啊、快……”
  “乖儿媳,你真是很爽,想不到你的逼儿这样紧啊,好舒服!我肏死你……”
  “爸,爸爸,别停、我也好舒服啊……啊……”老赵本来在刘丽面前并不兴奋,每次也只是应付做丈夫的责任,自从儿媳童媛媛进了家门后,他的欲望一下子增强了,特别是第一次和儿媳办过那事,他就一直在期盼中度过。

  就在这时,他突然把大**从**抽出来。
  “不要。”童媛媛正被干得四肢无力,见拔出**,以为他要**。
  只见公公躺了下来,大**依然金枪不倒,双手把童媛媛的身体反转过来,面向自己。
  童媛媛配合地双腿分开,蹲跨在公公身上。
  童媛媛抓住了公公又硬又热的大**,在自己的**口磨蹭了几下,“滋”一声,直塞**。
  童媛媛开始一蹲一蹲的上下移动着自己的大屁屁,公公的大**则在洞中一进一出,童媛媛已是香汗淋漓,豆大的汗珠自身上滴落。这时,童媛媛趴下身去靠在公公身上,把嘴巴凑上公公的嘴巴上,舌头伸入了公公的口腔,两条舌头开始互相游走逗弄,弄得两人脸上满是口水。
  这样折腾几下,童媛媛快要达到**了,身体开始乱抖,发出凌乱的呻吟。
  公公把童媛媛推下去,让她仰睡在床上,分开她的双腿,往上一拉,再往下一压,把童媛媛的腿直压到她的脸上,使得童媛媛整个人成了“U”字型。浑圆的肥硕的雪白大屁屁被高高抬起,饱满的**露出了粉红的腔肉。
  老赵没有丝毫停顿,大**猛地一下狠狠地钉入两腿之间的**。
  公公的动作飞快的抽送着,童媛媛的嘴里也发出“嗯嗯哼哼啊啊”的声音,双腿发软,两眼发黑,快要失去知觉。
  “啊,我、我不行了。”童媛媛全身僵直了起来,那是**时征兆,美丽的脸孔朝后仰起,满是汗水的硕乳不停的抖动。
  老赵也达到了**,身体一阵激烈的抖动,大量的**不断的射入童媛媛的体内。
  他迅速抽出了大**,接着把头头拿出来放到童媛媛的嘴边,上面还附着白色的**。童媛媛刚想转头躲开,却被公公一只手有力地紧握住下巴,只好张开嘴来,被公公的大**插到口里,公公在童媛媛的嘴里**着挤出最后几滴**。
  童媛媛用舌头为公公老赵清洁完大**后,公公才把**抽出来。
  老赵和童媛媛先后走到洗手间冲了个澡,然后双双坐到沙发上看起电视来。
  老赵在看电视前,又检查了一下门窗,在万无一失的情况下,两人一边看电视,一边缠绵起来,依然一副老夫少妻之样。
  老赵对媛媛说,谢谢媛媛成全爸爸。
  媛媛笑脸一扬,老赵也学会了浪漫,随即上前亲了儿媳一口。
  老赵说,有一个经典的公公和儿媳的笑话,我们来试试,好不好?
  媛媛说,好啊。
  老赵开始表演:一天公公听到鞭炮声。
  于是问儿媳:“什么喜事放鞭炮呀?”
  儿媳用自己的屁屁顶到公公的屁屁上蹭了两下,公公说了:“有人定亲(腚亲)”
  老赵又问:“谁家定亲?”
  儿媳拿公公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公公明白了:“是二奶奶家定亲。”
  公公又问:“二奶奶家哪个定亲?”
  儿媳把手放到他的公公的腿中间摸了一把,说:“是二蛋吗?”
  儿媳摇摇头,又摸了一把,这次公公明白了:“是柱子!”
  公公又问:“说的哪儿的姑娘呀?”
  儿媳拿公公的手在自己的屁屁后面摸了一下,公公说:“是后沟的”;公公最后问:“姑娘叫什么名?”
  儿媳又拿公公的手在自己前面摸了一把,公公说:“奥,原来叫小凤(封)!”
  公公又问:“这小凤的男人是做什么的呀?
  媳妇略一思考,伸手握住公公裆里那玩意使劲揉搓,公公渐渐有了感觉,下面硬了起来。并感慨的说:“做什么不好,干吗做棍子!柱子姓什么呀?”
  媳妇叹了口气,无奈的解开衣服和公公行起苟合之事,公公一边做以便惬意的说:“原来小凤的男人柱子姓焦呀!!(**)”
  公公又问:“柱子年龄多大啊?!”
  媳妇于是连续大动了39下,公公说:“哦,39了啊,要再大点就更好了!”
  公公又问:“柱子家花了不少钱吧?”媳妇把公公的手指放进自己的下面。
  公公说:“还是那么小气啊!”(扣B)
  公公又问:“柱子家的婚礼在哪里办啊?”媳妇依旧把公公的手指放进自己的下面。
  公公说:“啊,在沟里啊?!”
  公公又问:“结婚那天天气如何呀??”
  媳妇依旧把公公的手指放进自己的下面。公公说:“啊,阴?!”
  公公又问:“婚宴下酒菜是什么?”
  媳妇伸手握住公公裆里那玩意,放到嘴里。公公边前后伸缩边说:“哦,原来是吃鸡呀。!”
  公公又问:“这小凤的性格怎么样啊?”
  媳妇将公公手放到私处,揪起两片中的一片……,公公恍然大悟:“哦,单纯(单唇)!”
  公公又问:“小凤的眼睛大不大呀?”
  媳妇伸手握住公公裆里那玩意,翻开外面的皮,露出那个头,搬开那个眼。公公明白了,感慨道:“都赶上赵薇赵大妈的眼睛了。(**)!”
  公公又问:“小凤和小焦认识多久了呀?”
  媳妇伸手握住公公裆里那玩意,往她大便的地方塞进去。公公一边舒服的直叫一边喊道:“刚交(****)往就结婚了啊!!”
  公公又说:“村上人说这柱子家装修得特别漂亮,用了哪些材料啊?”
  媳妇赶忙拿两只奶奶夹着公公下面,公公顿时就明白了:“原来用的是乳胶啊(**)!”
  公公最后问了:“小凤那么好一孩子,嫁了这么个草包,图他们家什么啊?”
  媳妇把公公的手指放进自己的下面的一个特定部位。公公说:“啊,明白了,……地(蒂)!”
  公公又问:“小凤在哪工作呀?”
  媳女紧紧的抱着公公,用私处狠狠的顶了公公,几番云雨之后,公公一阵痉挛,体内一股暗流喷流通而出,公公瘫软在床,有气无力的说:“哦,在日报社工作呀!(日抱射)!”
  公公接着问:“谁做司仪给主持的婚礼阿?!”
  儿媳妇捏了一下公公的下边“哦,原来是村长啊(寸长)!”
  童媛媛从来没有听过这样又粗俗又智慧的笑话,一是惊叹编制笑话的人高超的文字水平,一方面认为有点粗鲁了,真是没事吃饱了撑的。

  老赵摽着童媛媛要实验刚才的笑话,童媛媛不肯。
  老赵拽着她要来,童媛媛不肯,站起来走了。
  老赵还是想要她试验,站起来就要动手,于是儿媳在前跑,公公在后面追,好一幅老公公追儿媳妇图画啊!
  毕竟在家里,很快老赵就抓住了儿媳童媛媛。
  这里抱着儿媳又是捏又是玩的,还在敏感部位加大了力度。
  童媛媛慢慢的**又燃了起来。她掉过头来反抱住了公公。公公乘机扒掉她的裤子,在下面挑弄起来。
  媛媛的**被公公舔得发痒,浑身发软平躺在床上。
  老赵嘿嘿一笑,又开始在她的肚子上亲舔个不停,双手迅速地抚摸上了儿媳媛媛的那双高挺的大**。
  “爸,你舔得痒死人了!“儿媳边挺着肚子任公公亲舔,一边咯咯笑着说,还拿手去轻轻地打老公公的头一下。
  老赵慢慢向上亲舔,慢慢的**着儿媳的一只**,张嘴将硬挺的粉红色**含在嘴里。一手仍继续抚摸着另一只**。老赵吸完了右边的**,再度换上左边再来一遍,用舌尖轻弹着娇嫩的**。他一下子用舌头旋转舔着**,一下子又用牙齿轻轻的咬着**。
  儿媳媛媛被公公挑逗得,媚眼如丝,艳唇娇喘,周身火热,双手紧抱住他的头,生怕他离开。不住地往公公嘴里挺送自己的大**。身体忍不住的颤抖着:“啊!……公公……嗯……嗯……”
  “来,好儿媳,你舔舔爸下面,舔着舒服!”老赵说。
  儿媳媛媛已是淫、欲高涨,下体涌起的麻痒、舒服,又促使她毫不犹豫地伸手,就抓住老赵下面那根大大,塞进了小嘴里轻轻地吮吸起来。
  儿媳媛媛用手扶住公公的大大,先在大龟、头上吮吸几下,再让大大在嘴里出入。
  儿媳媛媛舔了一会问道:“公公你的好大儿,媳妇舔得你舒服吗?”
  老赵含糊不清应道:“好就这样…媛媛。”又手扶住儿媳媛媛的头,轻轻地将大大往她嘴里送。
  老赵感觉差不了,让儿媳媛媛平躺在床后,他跪在她的双腿间,深深的吸了口气后,把头埋入她的隐处,慢慢把脸贴向眼前那迷人的**,他用力的嗅着她**里所散发的香味。他急忙的将舌头凑向她的**,老赵轻轻的触碰着时,儿媳媛媛像电击般的身子后仰,难耐的身体也颤抖起来,“啊……啊……啊……阿……”儿媳媛媛控制不住的叫起来。
  傍晚,儿子赵亮亮打电话给童媛媛,说吃过饭回来。
  刘丽打牌迟迟又未到家,老赵和儿媳媛媛一起做起饭来。
  他们是一边做饭,一边调情。
  不老实的是老赵,他一会儿摸一下儿媳媛媛的房房,一会儿又捏一下儿媳媛媛的屁屁,搞得童媛媛做饭都不专心,没有心思。
  一阵电话铃,让公公和儿媳的调情暂告一段落,老赵去客厅打开电视看新闻,不到五分钟,心不守舍的老赵又驱进厨房,抱起儿媳媛媛亲了起来。
  儿媳媛媛突然冒出一句,妈回来了。
  啊?吓的老赵立马停止动作,一本正经的样子站在厨房里。
  时间如流水淌过,老赵也不敢放肆了,因为害怕媳妇刘丽真的突然闯进。
  刘丽今天手气极差,三将下来输了五百多元,闷闷不乐的回来了。一看,晚饭都做好,又开口大笑,说,今天可以吃个公公、儿媳合欢饭了。老赵望望儿媳,儿媳望望公公,心有默契的笑了笑。
  老赵乐呵呵的说,看看我们的手艺怎么样?
  一家人三人开开心心地吃过晚饭,老赵看了会新闻,去洗手间洗理去了。
  洗屁屁时,老赵在身上来回搓动着,竟然搓出一点兴奋来,回想到新闻里市委书记反复重申领导干部在自己的岗位上要干干净净的做人,明明白白做官。老赵理解这个干净既是指不贪不拿,也是指在男女关系上能把握住自己,守住自己的本分。
  老赵想着,你们搞男女关系有问题,我搞我的儿媳总不会有问题吧。他的思绪便跑到到童媛媛身上,每次与儿媳童媛媛偷情时她那扭动得夸张的腰臀让老赵想起就兴奋不已。要真守住自己的本分,那自己哪来的“性福”生活?
  想着想着,老赵全身兴奋起来,老赵匆忙擦干身子仄进房间里。
  刘丽打牌半天下来已经很累,她在床上睡了,看见她倦着身子在被里曲着隆起一团,没有什么起伏的曲线毕露。
  但是,老赵想着儿媳心里火烧火燎的,揭开被子,伸手到刘丽腰际,侧身的刘丽臀肋之间的平整着,腰间的那圈赘肉都垮掉下去摸不出那软肉来。
  老赵的手冰凉,落在刘丽腰腹间一刺激,把睡得迷迷糊糊的刘丽给凉醒了,刘丽输钱的不快还在心头,用手狠拍老赵的手。
  老赵已经习惯刘丽的态度,不理会她把手沿向上捏住刘丽显得有些松软的乳/房,身体从背后贴住刘丽,让她感受要自己的需求。
  刘丽睡意已起没有心思,身子一挪平躺了,腹部的赘肉与老赵手肘相贴,让老赵感觉到刘丽的烦厌。
  每次都是这样,老赵也习惯了,手没有停先捏揉着刘丽的松软软的乳/房,再用食指和拇指去捏刘丽的乳/头。
  乳/头有些硬,刘丽反应就强烈起来,手伸过来掐住老赵手背不再留一丝力。
  老赵被掐疼得嘴角扯裂,松了手,刘丽的手顺势占据地盘,把那只乳/房死死护住。
  老赵想再袭击另一只,也被刘丽另一只手先占了。
  没有办法,老赵的手伸向下,平时要是老赵伸手去探摸十次刘丽有八次会用手去护着,只有刘丽自己有情绪时才鼓励老赵做这些事。
  这时,刘丽情绪很差,老赵向下探摸时,她两手在老赵身上一推,说了声“滚。”侧转身背对着老赵。
  忧闷的老赵被子一掀,悄悄的爬了起来,又不敢去儿媳的房间,儿子已经回来了,于是打开电脑,握着鼠标翻阅起来。
  调了好多页面,重要找到一个满意的视频,里面有好多刺激的镜头哦,老赵一手点着鼠标,一手摆弄着自己的家伙……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家庭乱伦

家庭乱伦
点击:49607-0402:20我轮流干了妈妈和她的三姐妹
点击:38507-2602:48女儿的小穴
点击:6009-1509:40我愛她,年輕豐滿的後媽
点击:8806-1702:04单亲儿子跟母亲乱伦
点击:53307-0601:44操小姨子和她女儿
点击:15306-1401:41我与怀孕姐姐的乱伦2
点击:28607-2901:20儿媳妇小可的故事儿子三峡工程忙,老爸扒灰精力旺
点击:14206-1702:23母女穴洞的常客
点击:8506-1702:06离婚的婶子和我的乱伦
点击:8706-1802:07我和我的儿媳妇1
点击:31408-0602:36从精神出轨,到肉体沦陷,娇妻陷入换妻泥潭的心路历程作者:闺房之乐
点击:30507-0502:46公公泡儿媳
点击:10206-1401:40妹妹的奶水2
点击:8406-1802:15黑色体形裤上的精斑
点击:13606-1802:13我给爸爸戴绿帽子1
点击:31909-1509:30劫后母子情
点击:12106-1502:00我女儿是AV女伶
点击:12806-1401:46征服妈妈2
点击:11606-1802:11女儿和爸爸2
点击:10006-1802:12舅妈的小屁眼
点击:24207-0303:39母子集中营
点击:9106-1303:50我的性福家族
点击:38507-2602:49勇插奶奶,岳母和妈妈
点击:13106-1401:45玩我的和别人的丝袜母亲2
点击:26607-2602:50想要妈妈
点击:12906-1602:48变态儿子厨房强奸绝色母亲
点击:13606-1802:16乡村暴操乱伦
点击:16306-1401:47妈妈的奖励2
点击:23507-0303:35父子换妻记1
点击:26307-0202:23十三岁的小姨子
公公泡儿媳,性感黑色情趣内衣,性感黑色视频,性感黑色丝袜,性感黑色丝袜护士,性感黑色丝袜内衣秀
性感黑色情趣内衣-我们结婚才一个星期,可你就总是回来这么晚 妻子不满地对丈夫说。请原谅,亲爱的,我没能早回来,是因为性感黑色情趣内衣在酒吧的朋友总是缠着我。
TOP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