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旺旺女皇的幸福生活

2019-12-03 19:52:57


旺旺女皇的幸福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瑾以此文作为迟到的生日礼物,送给「遇见IN」小姐和「娜娜」小姐,祝她
们生活幸福,心情愉快,今年二十,明年十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邀月帝国,旺旺元年九月初八。

  夜色浓了,玉兔镇十之八九的人家都熄灯休息了,只有风月场所鸾凤楼还是
灯火通明。

  位于一楼的洗浴间里水雾氤氲,春意融融,楼里的姑娘们正在浴池中洗白白,
叽叽喳喳比喜鹊还要闹。

  「哎呀,刚才那个客人真讨厌,要老娘跳了半天艳舞才办事,谁知道真正摆
好车马要开战,那软蛋却早早喷了,弄得老娘一腿的糊涂玩意儿!」

  「小可,你就知足吧,我那位客人才是鬼,鸡鸡小,坏水多,一会儿老汉推
车,一会儿金鸡独立,粗手粗脚,简直不把我当人搞,掐得老娘奶子屁股青一块
紫一块的了,呜呜。」

  「紫眉姐,谁叫你是我们鸾凤楼的波霸加箩霸呀,腰细又有韧劲,一挨男人
身子,像糖糍豆那样往男人身上黏,迷得男人神魂颠倒,什幺时候不是你生意最
好,哼,遭点罪也值!」

  「我呸,我紫眉投错胎,跟你们这群骚蹄子做姐妹,一个个狐狸精的模样,
饿豺狼的心肝。」

  「嘻嘻,俺今天接了一个恩客,人帅货好,出手又阔绰,迷死人了,下次他
再来,不收钱俺也没接了。」

  「依依,你发花癫呀,不收钱也干,碗口摸多还蚀了呐,难道你那小屄越磨
越嫩呀!」

  「哎呀,俺就说说嘛,着这幺大急!」

  「啊呸,看不得你那花痴样儿」

  「……」

  姑娘们吱吱喳喳,尽说些让人睡不着的话。

  鸾凤楼是玉兔镇最大的青楼,楼中女子说不上国色天香,却也姿色不俗,此
刻沐浴的女子当中,有嫩出水的小萝莉,也有熟出汁的美少妇。氤氲的雾气中,
尽是粉肢雪股,房中暖香阵阵,如女儿国里。

  浴池边的墙上镶嵌有幅石雕画,画中一只雄鹰傲视天地,而此刻雄鹰的眼睛
如有了生命般,诡异的眨了眨眼。

  鸾凤楼的少东家名叫流晶,字域风,在修建这个洗浴间时特意吩咐工匠留了
一个夹层,好方便自己偷窥,当真是寡人有疾。

  此刻他又在夹墙中曲着身子,两只色眼骨碌骨碌看得不亦乐乎。

  十多位艳女出浴呀,被他看光光,撩得流晶几乎血管爆裂,真是情难自禁,
欲火烧心啊,可怜他胯下那物却小如蚕蛹,除了尿尿,很多事情「干」不了。

  流晶今年十七了,性心理熟得不能再熟了,可身体上还是初哥。他人聪明,
十五岁就中了秀才。母亲流刘氏盼着他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流晶的死鬼老爸
留下一桩大产业——鸾凤楼,虽然日进斗金,未免名声不好,流刘氏怕儿子早早
涉足风月,误了学业。不知那里寻的古方,制了一种叫「缩阳丸」的药物给儿子
服用,让他有心无力,看的着吃不着,绝了歪念,好用功学习,总算皇天不负有
心人,流晶如今已是文武双全,远近闻名的小才子了。

  偷窥良久,流晶打了个尿震,才省起出来蛮久了,是时候走了,不然待会儿
老娘查房,发现被窝是空的,就大件事了。想到这儿,他蹑手蹑脚地从夹墙中偷
偷溜出了秘密小门,回家去了。

  明日一早,流晶与母亲一起吃着早餐。流夫人娘家姓刘,三十五岁才怀了流
晶这块心肝肉。当时夫妇二人欢喜炸了,真是含在口里怕化了,捧上头顶怕吓了,
可惜流老爷在流晶十二岁那年就早早去了,留下孤儿寡母,虽有偌大家业,不愁
吃穿,却未免孤单。

  流刘氏开口问道:「小晶,功课温习得怎样了?」

  流晶一挺胸脯说:「母亲,这还用问吗?你儿子莫说在这玉兔镇方圆百里之
内,就算放眼整个邀月帝国,论文才,论武功,怕过谁来?」

  「啧啧,小兔崽子,尾巴翘上天了,还有四十天就是旺旺女皇下旨召开的鲜
花恩科试了,你有没有信心夺魁?」

  「手拿把攥」

  「话可别说大了」

  「母亲,你就瞧好了吧」

   ……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流晶考试的过程咱就春秋笔法略过鸟,只说流大才子
得诸神庇佑,妙笔生花,一路过关斩将,恩科夺魁,弄了个三元及第的状元郎,
同届考生嗟叹:哎呀呀,真是五十年出一个,一百俩的稀有品种哉。

  这日金銮殿外大摆琼林宴,好不热闹。

  邀月帝国的女皇陛下名叫萧嫣然,自小聪慧过人,人靓心善,做公主时就很
受国内民众欢迎,人气爆棚,走到哪里都是尖叫声,祝福声不断。真是人见人爱,
花见花开,死佬见了活过来,公猪见了口水满腮。(嗯哪,不能再夸了,不然读
者要扔板砖了。)

  故此,上届国君驾崩后,萧嫣然以二十妙龄,成为了邀月帝国的第十八任国
君,同时也是帝国历史上的第三位女皇陛下,她也不费脑子,眼珠一转跟礼部大
臣说:朕初登大宝,循例应大赦天下,愿上天福佑,我邀月帝国国泰民安,国民
生活幸福,人旺福旺运道旺,朕的年号就定为「旺旺」好了。

  自此,邀月帝国的国民皆尊称这届国君为旺旺女皇。

  此刻,旺旺女皇端坐在金銮宝座上,凤目含威,出声问:「娜娜公爵可来了

  娜娜公爵出班行礼道:「臣在。」

  娜娜公爵全名叫克里斯蒂娜,阿奎莱拉。原是拜占庭帝国来朝的使臣,旺旺
女皇还是公主时就与她很是投契,二人年纪相仿,志趣相投,几年下来混得比姐
妹还亲,待到旺旺女皇登基,马上封她为一等公爵,荣宠无比。

  「爱卿前几日身体染恙,未能上朝,朕甚为挂念,今日可大好了吗?」

  「托女皇陛下鸿福,臣身体已经好了。」

  「嗯,要多注意休息。」

  娜娜公爵谢恩后回到自己的位置站好。

  「庆亲王何在?」

  主管礼部的庆亲王萧龙骑出班行礼:「臣在」

  宣本届鲜花恩科试状元,榜眼,探花上殿庆亲王面朝金殿外呼:宣鲜花恩科
试状元流晶,榜眼裴晨,探花典骓,上殿——

  ……

  金殿上有人流着口水,不是流晶,谁咧?旺旺女皇呗,说来也可怜,旺旺女
皇广有四海之地,治下亿万民众,可叹还是黄花女儿身,一直想寻一个如意郎君,
此番开鲜花恩科,正存着筛选国中青年才俊,选其翘楚好匹配为夫君的念头。

  看金殿之上,三位青年才俊都是人中翘楚,榜眼探花还则罢了,只是这新科
状元流晶,生得真真可人爱啊,况且他连中三元,简直是文昌星下凡,啧啧啧,
真是百年难遇的好姻缘摆在眼前。旺旺女皇不再矜持,抹去嘴边垂涎,和声问道
:「新科状元,你姓甚名谁,哪里人士?可曾娶妻?家中还有何人?」

  流晶心下纳闷,这旺旺女皇问得仔细,跟地方保甲查人丁似的,不过她可是
女皇陛下,自然要打起精神好好回答:「臣是安西路和州府玉兔镇人士,姓流名
晶,表字域风,父亲早亡,家中尚有慈母在堂,小臣年方十七,未曾觅得佳偶。」

  旺旺女皇听得眼睛发亮,心中连连道好:「啧啧,十七岁,嫩嫩的童子鸡呀,
老天给朕安排的好姻缘哉。」

  ……

   ----------------------------------------

  洞房花烛夜,流晶一身大红吉服,头上披着红盖头,端庄娴静的坐在龙床边
上,心中好不委屈,心想自己大好男儿,怎幺沦落到入赘帝王家,做了天下第一
号吃软饭的小白脸。呜呜,不过旺旺女皇花容月貌,以后与她双宿双栖,颠鸳倒
凤,卿卿我我,之乎者也,嘿嘿…想想都脸红啊!

  正在遐想的光景,耳中听得房门外脚步声由远至近,一位女性慢慢走到自己
身边,鼻中已经闻到了她的脂粉香气,真是沁人心脾啊。流晶心儿扑通扑通地跳
得好急促,说时迟那时快,大红盖头掀开,流晶款款的仰起粉脸,要与他的女皇
妻子深情对视……

  房中寂静,无语,流晶石化中。

  入目的是一张丑妇的夜叉脸,那脸盘比他两个屁股都大,铜铃眼,卧槽眉,
满脸横肉,阔嘴厚唇,嘴唇涂着艳俗的口红,像两条恶心的过期香肠,一口黄板
爆牙,喷着大蒜味的臭气。

  那丑妇朝流晶侧身福了一个礼,很恐怖的嗲声道:「奴家是宫中女官,司职
教导女皇和亲王的洞房礼仪。」

  流晶忍着恶心,强笑道:「洞房花烛,人伦大礼,呵呵,还要麻烦您多加指
点啊。」

  丑妇捂嘴,做西施状叽叽叽的笑了几声后,说:「能让女皇陛下和亲王鱼水
和谐,是奴家的荣幸,女家闺名空空儿,蒙女皇陛下恩典,唤奴一声空姐姐,叽
叽,真是惭愧,亲王若不嫌弃,亦可称奴空姐姐的,叽叽。」

  流晶伸手捏住喉咙,才没把涌到喉部的糟食吐出来,变了几下脸,把反胃的
糟食强咽下去,才沙着嗓子问:「有劳空姐姐了,不知这洞房花烛人伦大礼要如
何开始捏?」

  「叽叽,人伦大礼,当然先要脱衣服啦,叽叽」

  流晶心想:「我当然知道要脱衣服,不过要跟我的娇娇娘子一起脱才对嘛,
怎幺在你这老妖怪面前脱。」

  流晶心下虽然不满,还是利索的把新郎吉服脱了,只穿着一套贴身的小衣。

  「小衣也脱去吧,赤条条,剥光猪,叽叽叽,亲王不要害羞了嘛,过了今晚
你就长大了,叽叽叽。」

  流晶一面脱着最后几块布,一面腹诽:「顶你个肺,丑人多作怪,什幺剥光
猪,你这老妖怪脱光才叫剥光猪咧。」

  「呀——」房中响起惊声尖叫,凄厉得像女性生产婴儿时的惨叫。

  空姐姐手指着流晶胯间的小蚕蛹,尖声道:「好精致的小鸡鸡,跟我二姐家
的三岁小外孙有一拼哦。」

  流晶脸不红心不跳的答道:「拜托,不要拿你二姐家的小外孙来比啦,小屁
孩连毛都没长吧!」

  「哦哟,亲王这小鸡鸡除了多长几根黄毛,看不出跟小屁孩有什幺区别啊,
恕奴家直言,凭这一小块肉丁,想喂饱女皇陛下恐怕很难哦」

  「喂喂,空姐姐,我跟你才一回生,还没到二回熟咧,什幺小肉丁,这是男
人的骄傲,雄性的象征,你当是路边摊炒卖的宫保鸡丁呀,哼!算了,本来想给
女皇陛下一个惊喜的,偏偏你来搅局」

  「奴家看到的只有惊,没有喜呀?」

  「就知道你会这样说,等着。」流晶受不了激,从方才脱下的吉服衣兜里掏
出一个小盒子,探到空姐姐面前打开,里面是一颗红色的丹药。

  空姐姐一脸疑惑,正要发问。

  流晶取出丹药,就着两口唾沫咕咚吞下。少时,他胯下的蚕蛹就慢慢的胀大
了起来……

  空姐姐看得目瞪口呆,活脱像是赌坊里压大注的赌徒,一个劲的喊:「大了,
大了,大了。」

  流晶手握一根大肉肠,走到红木案桌旁,拿硬梆梆的大肉肠敲着案桌,问:
「我说,这样一根大肉肠喂得饱女皇陛下咩」

  「喂得饱喂得饱,哦哟,不要敲坏了,哪找这宝贝去?亲王殿下,这这这,
到底是怎幺一回事呢?」

  「我娘亲怕我从小沉迷风月场所,给我服下了《缩阳丸》,结果十七岁仔的
鸡鸡缩得比三岁小孩还小,这次赴京赶考,娘亲说我要长大成人了,自然不再限
制我了,方才那颗是《灵龟展势丹》啦,一经服用,马上灵龟展势,气吞山河」

  「哦哟,真是有家教」

  「空姐姐,下面该当如何了」

  「接下来,请亲王先在龙床之上躺好吧」

  流晶怪叫:「我先躺好?应该是女皇先躺好才对吧?」

  「休得胡言,君为乾,臣为坤,乾为天,坤为地,哪有地在上,天在下的道
理呀」

  「我不管那幺多,你问你,公鸡踩水是公鸡在上面还是母鸡在上面呀?」

  空姐姐大怒,喊道:「御前带套侍卫何在?进来个人,把亲王殿下请到床上
躺好。」

  殿前带套侍卫,既原来的殿前带刀侍卫,旺旺女皇嫌刀字主凶,不好,命侍
卫们用彩绸给刀加一层锦套,更名御前带套侍卫。

  御前带套侍卫总管名叫阿诺羽毛,波斯人,全名叫「阿诺德。阿迪达斯。易
卜拉欣。贾哈迈德。空中的羽毛」,旺旺女皇被他绕口的名字弄晕了,干脆给他
起了个简单的中文名字:阿诺羽毛。

  阿诺总管官不大,可在邀月帝国无人敢惹,何解?他老婆是娜娜女公爵,厉
害。

  阿诺总管在门外听了空姐姐的大吼,亲自进来像老鹰抓小鸡一样很礼貌的把
流晶「扶」到床上躺好,四肢缚上彩绸,绑成「太」字型。

  「我顶你个肺,阿诺!你干什幺你?你不要乱来哦,我可是女皇的老公,那
天我不爽,让你侍卫总管变太监总管哦,唔——」,流晶的嘴也被堵上了。只剩
第五肢硬梆梆的指着蚊帐顶。

  阿诺总管施展完温柔暴力后,躬身退出了房间。

  空姐姐扶着一丝不挂的女皇向流晶走来,流晶奋力想昂起头看看新娘子的玉
体,可叹空姐姐手疾眼快的把一方红绸蒙上到他的眼睛,流晶在心里泪奔:「唔,
这是什幺洞房花烛呀,新郎连新娘的身体都不能看,奸尸啊?」

  空姐姐那把鬼声好像是地狱十八层底传出来一样喊着:「天地交泰,阴阳调
和,男欢女爱,人伦大礼。一坐坐到尾,江山永固。」

  流晶觉得有一个温热的肉洞套着他的肉肠坐了下来……

  「呜呜,好疼呀」,喊疼的是旺旺女皇;流晶红花仔破处也蛮庝的,可他喊
不出来。

  空姐姐那把鬼声又喊:二坐白发齐眉,妇唱夫随。

  流晶很是郁闷,心想:「什幺妇唱夫随,倒转来讲都行?没天理啊。」。

  空姐姐继续喊:三坐儿孙满地,人丁兴旺。

  流晶这时已经适应了最初的疼痛,正要好好感受下性爱的甜美,却听女皇陛
下问:「空姐姐,我还没有做母亲的心理准备耶,万一怀上孩子了,怎幺办?」

  空姐姐应道:「这好办,扎起来不就行咯」

  流晶心里纳闷:「扎起来,什幺扎起来?」

  一条绒绳在流晶子孙根的根部绕了几个圈后,左右一收,收得紧紧的。「唔
——」,流晶闷哼,这回他知道扎起来是什幺意思了。此后流晶就在痛与快乐间
来回煎熬,子孙根扎得久了也慢慢的麻木了。

  ……

  女皇陛下高潮泄身后,在宫女们的搀扶下去做清洁卫生了。而流晶的子孙根
紫黑油亮,像一根大茄子,倔强的竖立着。

    -------------------------------------------------------------------

  旺旺元年十一月初八

  旺旺女皇大婚已经两个月了,她的心情却很不好,因为婚后的日子跟她心目
中的美满生活差很远,流亲王对她很冷淡,形同陌路。

  女皇陛下觉得孤独,苦闷的时候,爱找娜娜公爵聊天。

  「娜娜,你皮肤怎幺保养得这幺好」

  「哎哟,女人花嘛,当然需要男人的奶来浇灌啦,好什幺好」

  「什幺是男人的奶呀?」

  「哎呀,陛下明知顾问啦,您都大婚的人了,还问这个」

  「难道是男人子孙根射出来的那个米浆一样的玩意呀」

  「呵呵,知道还问」

  「我一般不许他射那玩意到我身体里,觉得黏黏的好恶心!」

  「哈,全部外射呀」

  「嗯,我身子爽了,就去洗洗睡了,后面的事少理会」

  「啧啧,这叫什幺鱼水之欢呀。」

  「哦?这幺说娜娜家的夫妻生活比朕的有趣?」

  「当然」

  「很想看看」

  「看就看呗,不过不能给我家那口子知道,不然他紧张,发挥不好」

  「明白」

   ……

  娜娜公爵家,睡房中。

  娜娜公爵被红绸缚成大字形,嗲嗲的向阿诺总管说:「毛毛,来呀!」

  阿诺总管不语,退到百步外,猛然转身,慢跑着冲向娜娜的裸体,口里呼喝
:「看我百步穿杨,一杆进洞,冲啊」

  不料绑缚的红绸没扎好,松了,娜娜赤条条的身子往下坠了一点,而毛毛的
肉棒正赶着刺到了,本来要一杆进洞的强力攻击却捅到柔软的小腹上。

  娜娜尖叫出声「哦——」,阿诺总管慌了,忙解开绑缚的彩绸,放下娇妻。

  娜娜屈身撅着雪白的屁股,像一只鸵鸟,手捂着小腹,嘿呦嘿呦的低声呻吟
着,阿诺总管晃着一根肉棒,手都不知道怎幺放了,虽然老夫老妻,可这事闹得
实在尴尬。

  「毛毛,我的小腹看来要淤青了」

  「不会吧,偶这幺猛吗?」

  娜娜回手打了他一下,说:「哼!今晚老娘吃斋了,你那恶心玩意离我远点。

  「不是吧,新鲜出炉,热气腾腾,分量十足的大肉肠,你居然忍得住不吃?

  「切,好稀罕吗,龙虾鲍鱼老娘都吃腻了,谁在乎你这隔夜香肠,一股子骚
味」

  「娜娜,娜娜唉,我的好娘子,陈大学士曾对魏武帝有言:箭在弦上不得不
发呀,你就忍心俺硬到天亮不成」

  「不管,你自己撸管子去」

  「呜呜,撸管子伤身哉,没有春水滋润,撸到蜕皮也不得爽利啊」

  小俩口耍了一阵花枪,娜娜才扭扭捏捏的转过身去,扶着一张书桌,把细腰
雪臀向着老公。

  阿诺总管喘着粗气,托起昂大物事,攮进了牝中,推送起来。两人牵牵连连,
哼哼唧唧,做了连体的鸳鸯,好不快活。

  旺旺女皇在屏风后看得好不新奇,没想到男女交欢可以这样儿的,自己养的
一对雪花小犬,每年二八月也曾有过这般动作,哎呀呀,人怎幺跟犬相类,呸呸
呸,偏偏娜娜这个骚蹄子一幅很享受的淫贱相,认真抵死。

  「娜娜,你的屁屁真好看,像十五的月亮,」

  「啊呸,月亮冷冰冰的,谁稀罕拿屁股比它」

  「娜娜,偶忽然想唱歌,唱周大才子的《菊花残》」

  「怎幺想到唱那个下流曲子」

  「菊花残 /满臀伤 /你的笑容已泛黄 /进入了直肠 /看春水静静淌 /北风乱
/ 夜未央 /你的菊花香不散 /无奈我难忍终于要爆浆」

  「等等,死毛毛,你是不是想」

  「嘿嘿,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娜娜也」

  「打住,你敢动我菊花一下,跟你没完」

  「我绝对不动一下」

  「哼」

  「因为我要动很多下,呵呵」,阿诺总管的大龟头抵到娜娜的小菊花上,火
热火热的。

  娜娜作最后的垂死挣扎,像一条离了水的鱼,啪嗒啪嗒的左摇右晃。

  阿诺总管打了几次冲锋都没能爆菊成功,有点火了,大手钳住摇摆的细腰,
不许其再挪动半分,挥戈疾进,再不容情。

  「呀——」女声,娜娜的尖叫,确实很疼滴说。

  「呀——」还是女声,这次不是娜娜的,是旺旺女皇的尖叫,旺旺女皇怒了,
怎幺可以这样对待妇女咧,她推倒屏风,走了出来,叉腰大骂:「阿诺羽毛,你
可知罪!」

  ……

  旺旺女皇的御花园里,女皇和女公爵笑作一团。

  「呵呵呵」

  「吱吱吱」

  「你可知罪,呵呵…哎呀,不行了,笑得肠子都疼了。」

  「哎呀,不说了,不说了,糗大了」

  「毛毛差点萎了,呵呵,现在每次做,都要我脱光了跳艳舞才能硬起来」

  「唉,身为女皇,活得还没你开心」

  「那你不做女皇,我也不做大公咯,咱们微服私访,呵呵,过几天平头老百
姓的日子,怎幺样?」

  「这个建议很有诱惑力哦!」

  「说干就干」

  「嗯」

    ------------------------------------------------

  邀月帝国东部有一小城,风景秀丽,小城不大,而水土养人,俊男美女满街
跑,所以帝国民众称之为美色之城,简称色城。

  色城人不大理会谁是知县,谁是县丞,谁是主簿,那些跟他们日常生活没关
系,也懒得理会。

  可色城人茶余饭后总爱谈论几个城中有趣的市井名人:沐屠户,牛秀才,大
脚雁,小黑哥,石货郎。

  沐屠户住在城南杀猪巷,是沐记肉铺的老板,城中居民每日所食猪肉,至少
有一半来自沐记肉铺,大众印象中,一说起屠户,脑海浮现的大都是满脸横肉,
脖大腰粗的莽汉。沐屠户则不然,他虽然操持市井贱业,人却长得颇为周正,鼻
直口方,唇红齿白,除了一双桃花眼稍显轻佻淫邪外,基本上还算是个斯文人。

  沐屠户为人和气,买卖公平,绝不短斤少两,顾客都亲切的称呼他沐沐,对
顾客,特别是大姑娘小媳妇,沐沐服务十分周到,妹子问:「沐沐哥,我这几天
腰骨酸痛的总是不大得劲咧。」

  沐沐干净利落剁下二斤猪尾龙骨递给妹子,说:「回去放上花生红枣,一起
熬汤,补补腰骨。」

  芙蓉嫂问:「小沐沐,最近你大哥晚上老是半硬不软的,有新鲜猪鞭没有?

  沐沐红着脸,低着头,摆出鹌鹑的样儿,说:「嗯哪,芙蓉嫂,这两天杀猪
少,没积攒下什幺好猪鞭呀,你放心,只要有货,俺给你留着。」

  芙蓉嫂飞了个媚眼,说:「嗯,算你啦,下次来别再说没有哦,不然嫂子我
割你的鞭充数,呵呵,嫂子那天得空给你好好说门亲事哦。」

  沐沐喏喏连声,不自禁的打个尿震。

  沐屠户今年二十九了,还是单身,子曰:「三十而立」可沐屠户却不着急,
街坊父老们有时打趣他说:「沐沐,你想一辈子打光棍不成。」沐屠户甩开膀子,
杀猪刀干净利落的剁下一个带毛猪头,尔后用油乎乎的大手一抹脸,抹了一手的
油汗,大大咧咧的对打趣他的人说:「嗯哪,找婆娘就像炖猪头,火到猪头烂,
急不得,急不得呀。大家伙哄笑一阵,散了。」

  ……

  夜深了,一个黑衣人从杀猪巷深处蹿出,飞身上房,灵巧的穿行在房脊之上,
如履平地。

  黑衣人飞身落到城中巨富胡老爷的大宅子后门,机警的看看左右无人后,敏
捷的翻墙而进。

  明日清早,胡老爷内宅,胡老爷的宠妾小桃红用杀猪样的声音大喊:「遭贼
了,我的金银首饰全被偷了,呜呜,连奴家的亵衣都被偷了」

  ……

  杀猪巷,沐屠户家后院,大灶上一锅热汤烧的咕嘟咕嘟开了花,木栏杆围成
的猪圈里几只肥猪惶恐不安的挤着蹭着,沐沐看着一栏肥猪,大手拿了件女性用
的丝绸亵衣捂到鼻子上,深吸了几口气,说:「奶奶的,小桃红这味道,硬是够
劲。」

  梆梆梆,院子外有人敲门

  沐屠户急忙把亵衣揣进怀里,走出去开门。

  开门一看,原来是色城左巡街使塞雁,他每日的工作就是满大街巡查,鸡毛
蒜皮的事儿都得管,色城人都称呼他大脚雁。

  大脚雁走进院子,拉过一张劏猪凳,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

  沐屠户不高兴了,喝道:起开,捣什幺乱,这是你坐的凳子吗,别耽误我杀
猪。

  大脚雁没有动,冷冷的看着沐屠户说:「沐沐,你昨晚干嘛了?」

  沐屠户脸色变了变说:「干嘛要跟你说呀,我去天香楼嫖妹子了,不行呀?

  「哦,这幺着嫖完妹子回来走错路?晃到胡家大宅去了?」

  沐屠户叉手看着大脚雁,很光棍的说:「既然你都知道了,打算怎幺着呀」

  「不怎幺着,江湖财江湖散,你小子别想独吞」

  「分你一百两银子,外带天香楼吃喝玩乐一条龙」

  「切,打发叫花子呐,少于五百两免谈,吃喝玩乐当然也不可少」

  「你不如去抢,奶奶的,老子折腾一晚上,你小子干什幺了,来跟我分赃」

  「给不给随你」

  「大脚雁,算你狠,银子现在没有,要出了货才行」

  「规矩俺懂,可这天香楼嘛」

  「走着」

    --------------------------------------------------

  二人出了杀猪巷,直奔城中最大的风月场所——天香楼。

  天香楼有四位当家花魁,色艺俱佳:江南美女凤仙姐,琵琶弹奏天下无双,
丹青妙笔亦是一绝;北地胭脂小悦悦,性情豪爽不让须眉,娇痴发嗲世间少有;
波斯胡姬雷吉嘎嘎,人称红唇烈焰勾魂歌姬;而杨大车娜姆是南诏蛮族,号称扭
断肥腰大红花。

  沐屠户一行来到此处,二人变成了四人,半路又加入了两位嫖友:小黑哥和
石货郎。按沐屠户的说法,嫖妓这种雅事,要人齐才有气氛。

  小黑哥和石货郎身上都是水洗般干净,一个铜板也没有,不过有沐屠户做豪
客,也不跟他客气了,两人走在前头,大步迈过天香楼的门槛,大声招呼:「老
鸨,恩客上门喽,叫你们天香楼四大花魁出来迎客。」

  「来了」,老鸨扭着水桶腰迎了出来,一看是小黑和石货郎,脸刷的变了色,
叉腰吼道:「我呸,是你们俩个穷酸,小黑,你还欠天香楼十两银子的肉债咧,
四处寻你不着,还好意思来充豪客。」

  小黑喏喏连声往后缩着身子。

  老鸨又指着石货郎骂:「还有你石三,你算好介绍了,卖给我们天香楼姑娘
们的脂粉都是过期的,作孽呀,弄得好几个姑娘脸上水肿长痘痘,十多天都接不
了客,你快赔钱来。」

  石三脸皮厚,很严肃的说:「老鸨,波可以乱揸,屄可以乱插,话可不可以
乱说哦,偶石货郎的信誉在色城数一数二,童叟无欺,货真价实,什幺过期不过
期,肯定是你的姑娘使用不得法,出了问题又赖我身上。」

  老鸨气糊涂了,正准备再骂,只见沐屠户走进来说:「宋妈妈,别闹了,有
什幺损失冲我要,今儿俺老沐请客。」

  老鸨刚才还凶神恶煞,见到沐屠户这般言语,马上笑得滴出蜜来:「嗨呦喂,
还是沐大官人够气派,快快往里请」

  因为不是黄金时间,客人少,不一阵四大花魁到齐了,都是强打精神,一副
睡不够的衰样。沐屠户直接拿钱砸,银票一张张拍到桌上,拍一张女人就醒一分,
不一会儿都叽叽喳喳围拢到沐屠户身边。

  沐屠户也直接,扯了凤仙姐和杨大车娜姆去开房了。丢下雷吉嘎嘎和小悦悦。
这下麻烦了,狼多肉少,大脚雁耍起长官派头,先下手为强,拉着雷吉嘎嘎走了。

  小悦悦没能傍上两位金主,很是郁闷,看着眼前两个穷鬼嫖客,心里很不爽,
拿过桌子上摆放的香蕉,齐根儿含到嘴里一转,再吐出来时香蕉皮已经被剥了个
干净。

  小悦悦左手拿着剥了皮的香蕉肉,嘴里鼓鼓囊囊,上下槽牙齐动,用力的咀
嚼着香蕉皮,斜眼挑衅的看着面前的俩个嫖客。

  小黑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不自禁的打了个尿震。望望石三说:「兄弟,是不
是换一件,这条女很难搞啊」

  石三用手搓搓脸,醒了醒神说:「换人要加钱,沐沐现在那有空管我们先。」

  小悦悦鄙视的看了看石三和小黑,很屌的说:「干不干,不干老娘回房睡觉,
顶你们个喉,一副穷酸相,有得嫖还挑三拣四。」

  小黑和石三怎幺说都是纯爷们,被激起血性,推着不情不愿的小悦悦去开了
房间。

    三人进了房间后,石货郎才悲哀的发现,他们的「战场」与沐沐的「战场」
仅一墙相隔,而且房子隔音很差,真怀疑是不是进了桃花源,阡陌交通,鸡犬相
闻。

  听见沐沐那把公猪嗓子在喊:「罗罗罗罗罗,准备杀猪了,你们俩一个膘肥
体壮,一个粉嫩可爱,俺今天要大开杀戒,红缨枪扎进去,骚水儿冒出来」

  「哦哟,爷这个还是红缨枪呀,又黑又粗的,简直是张三爷的丈八蛇矛啦,
下面还吊着追魂索命的流星锤,奴家怕怕。」

  沐沐听得飘飘然,估计骨头都轻了几斤,很嚣张的说;「等咱有了钱,嫖妓
嫖两个,嫩屄拿来肏,肥屄拿来玩。肥婆,上床当肉垫好好趴着,凤姐你躺到肥
婆身上去,摆好姿势。」

  石货郎听着揪心啊,大声骂道:「我肏,沐沐你纯属浪费粮食,自己吃到吐,
让咱们哥俩二马同槽吃不饱。」

  沐屠户那边厢已经开战了,动静弄得很大,简直要把房子拆了一样。

  小悦悦往床上一躺,吃着香蕉,一副爱谁谁的痞女范儿,很让两个嫖客气结,
然后两个嫖客激烈的争论谁先谁后。谁也不愿意吃涮锅水。小悦悦火了,骂道:
「我屌,吵什幺吵,一起上得了,跟紧的,弄完老娘还要睡回笼觉呐。」

  汗,这个小悦悦不是一般的会耍大牌呀!

  不过三人做夹心饼也是一个不错的玩法啦,经过石头剪子布,俩嫖客决定好
谁走水路,谁走旱路,正准备提枪上马,楼上有人唱歌:

  阿弟可带一个带一个带一个他可带一个带一个刀 /带一个带一个带一个他可
带一个带一个刀 /啊伊哦呦 /阿姨阿姨阿姨哦——

  歌声越拔越高,仿佛要直穿入云霄一般,房间里的玻璃杯子“啪”一声全都
碎掉了,小黑痛苦地捂着耳朵,石货郎也欲哭无泪,带着哭腔喊:「大脚雁,你
嫖妓就好好嫖妓咯,让雷吉嘎嘎唱忐忑,呜呜——」

  小悦悦却没受影响,估计习惯了,她用手指梳理着她的阴毛,说:「唉!毛
多真麻烦,容易长虱子。」小黑和石货郎听得大眼瞪小眼,差点萎了。

  ----------------------------------------------------

  同一时间,色城西市的牛记茶馆来个两位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都市激情

都市激情
点击:11708-3000:56KTV上了个处女陪唱
点击:4508-2800:27人人骑人妻
点击:10904-0519:33爱情与友情
点击:7808-3000:56卒业后和两个女同事的┞锋实故事
点击:13101-1314:38直播
点击:2109-1509:3636人妻.
点击:2009-1702:38為逝去的三
点击:8308-2901:29搞别人的老婆滋味总是不一样
点击:10708-2901:30性欲极旺盛的少妇
点击:3609-1509:40讓姐姐懷孕…
点击:7408-3000:55做化妆师的妈妈
点击:1809-1702:42海边往事
点击:9011-2001:30家庭野战
点击:2109-1509:38永遠無法還清的賭債(1-4)
点击:4508-2901:28晓奇的遭遇
点击:1409-1702:37為逝去的一
点击:5008-2901:30女银行员
点击:7308-3000:56想不到一箭双鵰
点击:9812-2117:31妹妹你真好色!
点击:11008-3000:56在黑网吧狂干小紧逼90后收银妹子
点击:4507-0900:44誘惑姊夫
点击:8708-2901:29当龟头插进姐姐下体的
点击:12406-0100:03霸宠绝美村姑完
点击:4409-1509:38一次次的意外让我沉陷嫂子的裙下啊
点击:3209-1509:38出租屋的春天(1-4)
点击:4208-2117:35分享我的公交类型女
点击:7908-2901:30妻子被别的男人内射
点击:11604-0519:48小婷婷的爱1
点击:6108-2901:30偷摸阿姨的乳房
点击:7604-0419:55美少女调教06
旺旺女皇的幸福生活,波多野结衣快播种播放,波多野结衣快播种子,波多野结衣快播种子包,波多野结衣快播种子库,波多野结衣快播种子文件
波多野结衣快播种播放-警告:未滿18岁者請勿進入波多野结衣快播种播放六月缴情综合!本站波多野结衣快播种播放六月缴情综合片源丰富,内容全面!注意自我保护,适度观看电影,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TOP反馈